中国医药信息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977|回复: 0

全球制药大佬反击求生!默克、礼来、安进等集体“呛声”美国政府,竟是因为这件事?

[复制链接]

1188

主题

1515

帖子

431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310
发表于 2019-6-22 12:5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日,美国默克、礼来、安进等制药巨头联手美国广告主协会,正向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以及美国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CMS)发起诉讼。

大约在五周前,HHS宣布采纳了一个新规,要求在电视广告中标明处方药的价格。该规定由特朗普在一年前提出建议,并预计在7月9号正式实施。而这正是此次诉讼的导火索。制药巨头们均表示该规定“不必要且非法”。

2018年5月,特朗普发表以降药价为主题的演讲时提出一项药品定价政策,规定药品电视广告需要公布药价。而到了2018年10月,则已经有制药行业游说团体号召美国各大制药公司在药品电视广告中向患者提供产品的建议售价和实际支付成本信息。他们认为,这一举措有助于消费者更容易了解到药品价格,同时也有助于提高药价的透明度。

HHS和CMS的相关负责人自然对此表示大力支持。10月15日,HHS颁布了一项提案:凡是医保政策Medicare和Medicaid覆盖的药品,若定价超过每月35美元,药企都需要在电视广告中添加标价。

1、诉讼焦点

但显然,不是所有的制药大佬们都愿意将自己最敏感的价格信息公之于众。

礼来在此前已对该建议表示过异议。在该提案公示后60天公开评论阶段中,礼来和辉瑞、赛诺菲、强生共同提交了一份正式的书面建议,认为该举措将存在使消费者感到困惑的潜在风险。

在这次的诉讼中,各大药企强烈建议撤销在电视广告中公布药价的要求,企业认为,HHS没有制定这一规则的法定权力。这些企业甚至搬出了宪法。“如果HHS开始制定并执行这一规则,也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相关规定。”

美国广告主协会负责人Dan Jaffe在接受外媒采访中表示:政府当然可以要求药企传递这些信息,但这些信息对于数百万接收信息的观众来说,有可能并不准确。新的诉讼中也提及,消费者实际支付的价格通常比标价低很多,而且不同类型的保险范围也各不相同。实际上,消费者可能根本无法理解,广告中所标示出来的药品价格究竟具体代表什么意思。

安进也公开了自己的主张。安进认为,消费者需要通过一些信息清晰了解到他们在为药品支付的成本,但这不代表公司支持当前这样的规定,“该规则不仅引起严重的言论自由问题,而且要求标价未考虑到保险、治疗方法和患者自身之间的差异。”

在特朗普政府提出该政策之初,美国药物研究和制造商协会(PhRMA)就在一份声明中明确表示,在电视广告中标示药品价格不会让消费者了解自己的实际支出,广告中的标价不是保险的实际支付价格,也不是消费者在药店的实际支付价。

2、特朗普与美国药价硬刚

这已不是制药巨头们对美国政府为了降低药品价格而制定干预药价新规的第一次呛声。自特朗普上任以来,药企和政府之间掀起一轮又一轮的过招。

管控高药价是各国都认为棘手的事情,在全球第一大医药市场的美国也不例外。由于体制和政策的差异,美国政府难以形成全国范围统一的价格控制,行政手段在降药价方面的作用有限。此前,美国的药企每年在年初和年中进行提价的做法已是司空见惯,当前面对越来越强势的行政力量,很多大型美国药企当前只在每年1月份提价一次。

特朗普在2017年参与总统竞选拉票之时,降低药价就是其拉拢民心的杀手锏之一,在之后一直声称将把降低处方药价格作为“重中之重”。

为了解决高药价问题,2018年5月特朗普政府重磅推出《美国病人优先》计划,具体措施包括更强硬的药价谈判、刺激仿制药与原研药的市场竞争、抨击流通环节的加价现象加强市场监管、促进医疗服务价格公开透明化以倒逼药品降价等。

3、巨头们的反击求生

即使2018年特朗普在抨击药价方面主动连环出击,而药企们也并没有坐以待毙。

在特朗普宣布《美国病人优先》两个月之后,2018年7月1日,宇宙大药厂辉瑞提高了100种药品的价格,幅度超过10%,被认为是“率先唱反调”。

7月9日,被打脸的特朗普一气之下直接在推特上开炮怒怼:“辉瑞和其他药企应该为毫无理由的提价感到羞耻!......我们将对此做出回应!”点名批评的当天,辉瑞股价出现了下跌。

剧情很快出现反转,第二天特朗普与HHS部长Alex Azar与时任辉瑞CEO里德进行谈话后,辉瑞决定推迟药品涨价,但延期不超过6个月。之后,拜耳、诺华、阿斯利康和安进等许多药企纷纷效仿。

2018年底,外媒报道称诺华、拜耳、艾尔建、阿斯利康、百健等30家药企将从2019年1月起在美国市场上调药价。此前在11月初,统计显示已有28家药企向美国加州政府机构提交了提价通知。

今年2月,特朗普在公开演讲中又对高药价进行了强烈指责。他呼吁请求国会通过立法来解决高药价,并对同个药品在美国市场价格高于其他国家表示“完全不可接受”。

对于特朗普政府规定的在药品电视广告中标示价格的措施,2019年3月底强生成为了第一个响应该政策的企业。强生将抗凝药拜瑞妥448美元的标价以及自付费用信息添加至广告片的末尾,同时还添加了介绍该药品保险的网址。

而近期提起诉讼的主要参与者之一礼来也做出了适当回应。报道称自2019年1月起,礼来在降糖药Trulicity、头痛药Emgality的电视广告中添加了药价信息网站信息。

从现在的形势来看,将有越来越多的制药巨头们和特朗普政府在药价方面进行挑战。

原标题:全球制药大佬反击求生!默克、礼来、安进等集体“呛声”美国政府,竟是因为这件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中国医药信息网 ( 京ICP备08005588号|客服QQ:736950002

Web
Analytics Made Easy - StatCounter

GMT+8, 2019-7-19 07:32 , Processed in 0.16226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